客服热线: 400-004-0456   (工作时间: 9:00-18:00)

行业资讯

理财公司频现“以物抵债” 定价究竟谁说了算
发布时间:2016-06-21 09:55

612日,深圳平台瑞银贷以“海黄树”兑付的说辞引来一片哗然。然而,以树兑付并非孤例,此前有以酒兑付、以蒜兑付等案例。

这让投资人也陷入两难。一方面聊胜于无,有物品抵债总好过什么也没有;但另一方面物品定价由平台来制定,投资人议价能力弱,而且即使拿到了物品,比如珊瑚、白酒、树苗都不好流通变现。

P2P平台出现兑付危机后,竟然开始流行用实物抵押债务。

自鑫琦资产“以房换贷”、徽融通“以酒换贷”之后,又有一家出现危机的公司提出要“以树抵债”。

日前,深圳P2P平台深圳市瑞银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瑞银贷)发布“奇葩”公告称,69日起暂停发标、充值、提现两个月,进入整顿期,投资者可以先将本息兑换成2500元一棵的海黄树,等公司来回购。

以树兑付 2500元一颗折算

这份公告称,公司调整的原因在于:一是应监管规定要求;二是布局优质增值的项目端资产。公告给出了现金提现、转换成海黄树两种处理方案。现金提现方案为:由投资人监管南方泰德对其旗下股权资产做变现处置;转换成海黄树(海南黄花梨)则为:201669日至201689日期间客户也可以选择用云海黄平台旗下的黄花梨树进行资产过户的形式兑现。届时公司可按15%年化收益回购所转换的海黄树资产,客户也可以选择继续持有增值。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瑞银贷的方案,1年树龄海黄树价值3000元,现按2500元一棵折算,折现后账户余额不足2500元的部分以现金形式予以提现返还。转换的1年树龄海黄树包含树的所有权及10年的免费养护权。

公开资料显示,瑞银贷成立于20125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累计投资10.41亿元,法人代表为董金龙。公司的股东为两位自然人,其中董金龙出资额990万元,占比99%,陈的恒出资10万元,占比1%。其官网显示,投资者20598人,累计投资额10.4亿元,预期年化收益14%18%,约6倍定期存款收益。

官方信息显示,瑞银贷董事长董金龙的抬头是深圳市天津商会副会长、四川省天津商会副会长,在投融资、房地产行业从业多年,参与项目所涉及金融超百亿元。

而不久之前,瑞银贷资金链就出现问题。

531日,三策集团在瑞银贷推出“海黄树大派送”的活动,声称为感谢投资人,拿出旗下1年树地块赠与投资者,买5万理财产品送1棵,买10万送2棵,以此类推。短短一周后的67日,又进行了第二期活动,不过这次价码有所提高,想要拿1棵树需要6.8万元。

与瑞银贷有关联的的还有一家金融公司——深圳前海鼎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鼎天”),瑞银贷出资100万元入股的深圳市前海华夏文化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前海鼎天的股东,占比70%

大量理财公司效仿 投资人陷两难

公司曝出兑付问题,拿自家的产品抵押已经不是首例。安徽P2P平台徽融通61日曾发布一条“以酒兑付”(即“部分现金分期+酒水或期权兑付”)的公告,然而没多久,徽融通被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拟立为刑事案件,法人周勤得被刑拘。

613日,上海鹏华资产发布兑付公告,以珊瑚抵债。在此之前上海旭日资产和鑫琦资产还都提出过“以房还贷”。

而此类兑付案例还是效仿了最早前的“以蒜兑付”。据媒体报道,早在201310月,山东平台“乐网贷”突然停止正常提现,当时共拖欠全国各地近400位受害人,涉及资金2600多万元。面对各地投资者的质疑,“乐网贷”老板却表示,其名下有450万斤大蒜等多项资产,高价变现不成问题。最终,大蒜并没有拯救这家平台,2015年法院判决将该平台定性为“非吸”,老板最后被抓。

面对这样的“奇葩”兑付,投资人也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聊胜于无,有物品抵债总好过什么也没有;但另一方面物品定价由平台来制定,投资人议价能力弱,而且即使拿到了物品,比如珊瑚、白酒、树苗都不好流通变现。

徽融通兑付负责人黄俊向《国际金融报》表示,酒厂以龙舒酒市场价格的一半来进行兑付。而市场价也是龙舒酒业自己制定,投资人不能议价。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龙舒酒业网站提供的产品信息,共90种酒产品,价格从每瓶10元到上千元不等,其中“龙舒宴60年窖藏龙坛”市场指导价达到了9999元。

“目前已经兑付了几千万的资金,”黄俊称龙舒酒业资产已经被冻结,公司即将停产,库存的酒数量也有限,投资人需到现场有什么选什么。

投资人议价能力有限 物品价值存争议

平台以物抵债的做法是否有法律风险,投资人又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

就此问题,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表示:“债务偿还除了以资金偿还外还可以以物品和劳务充抵,因此平台以物抵债的做法法律并无禁止,但是平台存在道德风险。”

在此类案件中,物品的定价权利往往掌握在平台方手中,投资人议价能力有限,如何确保物品定价处于一个公正的价格确实是个难点。陈云峰指出,目前除了司法审计外投资人和平台之间没有公正的第三方,而在兑付危机中平台往往会诱导投资人避开司法程序。

就此,陈云峰建议,投资人与平台方协商,尽量保证物品价格合理,态度坚决的同时也要积极止损。如果在与平台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就可以采取司法手段提起诉讼保障权益。“毕竟到了这步已经没有双赢的局面,投资人能做的只有止损”。

相关行业人士称,这类平台也是真的没招了,如果有现金肯定给钱,正因为树不好变现,只能把树抵给投资人。况且,树到底值多少钱存在争议,评估标准是什么,这种兑付方式令人生疑。在这种情况下,投资人一定要把握好风险。如果平台不进行整顿,寻求布局优质增值的项目端资产,在这么长的变现周期面前,任何平台都会被拖垮。

 

 

理财公司频现“以物抵债” 定价究竟谁说了算-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076号

在线咨询